首页 历史 正文

从正史修撰看民族交融的历史进程

佚名
2021-08-23 读取中...

2021年08月23日08:15    来源:光明日报在中原古代历朝所修的正史中,唐朝初年所修八史即「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以及「晋书」「南史」「 北史 」和元朝后期所修「辽史」「金史」「宋史」,是在朝廷主办下的两次大规模修史勾当,其修撰所得共十一部正史,近于这日所见“二十四史”的折半。从唐代史家撰成「南史」「 北史 」的唐高宗显庆四年,到元代史家撰成「宋史」的元顺帝至正十五年,前后相距约七个世纪。唐修八史是对两晋南北朝时期朝代史的修撰或重修、改撰,元修三史是对辽宋夏金元时期辽、金、宋三朝汗青的修撰,二者都是在国家统一场面下完成的。从史学角度看汗青,将其两两比力,启发颇多。

唐修八史大抵分为三个阶段: 唐太宗 贞观十年 修成梁、陈、北齐、北周、隋“五代史”纪传;贞观二十二年重修「晋书」完成;唐高宗显庆四年 李延寿 改撰南北朝八朝正史为「南史」「 北史 」杀青。

武德五年,唐高祖接收大臣令狐德棻的倡导,下「命萧瑀等修六代史诏」,这是当前所见到的华夏封建社会史上由天子宣告的较早的修史诏书。诏书凡三百余字,包孕云云几个要点:首先,指出史乘的惩劝、鉴戒效用,其要义在于“多识前古,贻鉴未来畴昔”。其次,指出自周、秦讫于晋、宋,“载籍备焉”,这是回顾 历史 撰述的效果。再次,指出自东晋今后,北方的魏、齐、周、隋,南边的梁、陈等六朝,“书翰未修,纪传咸缺”,“余烈遗风,泯焉将坠”,“顾彼湮落,用深叹悼,有怀撰录,实资良直”,证明了对撰修“六代史”的关切。诏书还对“六代史”的修撰人选作了安插,并强调修史原则是“务在详核,博采旧闻,义在不刊,书法无隐”。

这是一篇笔墨简约、内容丰富的修史圣旨。从时间上看,那时天下尚未安定;修史人员大多是朝廷要员,难得集中精力修史,故历数年而未果。然而,这道圣旨的意义很是优秀,一是对南北朝各朝史书作一概对待,都给予一定;二是奠基了自此修史的恢宏格局。

贞观三年, 唐太宗 设史馆于禁中,从新发端“六代史”的修撰事宜。所以,史臣们伸开了一次很首要的议论,并造成共鸣:“众议以魏史既有魏收、魏澹二家,已为详备,遂不复修。”这说明: 唐太宗 君臣对北齐史家魏收所撰以东魏为正宗的「魏书」和隋代史家魏澹所撰以西魏为正宗的「魏书」,都赐与供认。这与唐高祖李渊的“修六代史诏”原则上是一概的,即以为鲜卑拓跋部贵族为主建立的北魏王朝的 历史 ,、其他王朝的 历史 应作划一应付。在这种共鸣之下,由唐高祖提出的修“六代史”也就改为修“五代史”了,其效果即是姚思廉的「梁书」「陈书」,李百药的「北齐书」,令狐德棻、岑文本的「周书」,魏徵等的「隋书」。

民族关系 及相干认识来看,唐初所修撰的“五代史”与南北朝时沈约所撰「宋书」、萧子显所撰「南齐书」、魏收所撰「魏书」有显着的区别。「宋书」「南齐书」涉及北朝史事称“魏虏”,「魏书」涉及南朝史事则称“岛夷刘裕”“岛夷萧道成”“岛夷萧衍”,这种南北相互歧视的认识与称说,在“五代史”中都有所改换,不论是「梁书」「陈书」涉及北朝史事,如故「北齐书」「周书」「隋书」涉及南朝史事,多书为国号加“帝”或国号加官称与人名,再现出政治大一统阵势下的修史格局和书写体系。

“五代史”中再有一个值得关切的地方,即以为北周祖宗出于炎帝后裔。「周书」卷一「文帝纪上」记载说:“太祖文天子姓宇文氏,讳泰,字黑獭,代武川人也。其先出自炎帝神农氏,为黄帝所灭,子息遯居朔野。……其俗谓天曰宇,谓君曰文,因号宇文国,并认为氏焉。”这段记述,明确证明北周统治者的祖宗是炎帝之后,以及其与鲜卑部落的干系。这一认识或许与隋承北周而唐又承隋有关,不免有传闻的因素,但无论如何,唐代史臣以为鲜卑族宇文部祖宗与炎黄有关。

当“五代史”修撰胜利之时, 唐太宗 对大臣们说了如此一番话以明心志:朕睹前代史册,彰善瘅恶,足为改日之戒。秦始皇奢淫无度,志存隐恶,焚书坑儒,用缄谈者之口。隋炀帝虽好文儒,尤疾学者,前生史册竟无所成,数代之事,殆将泯绝。朕意则不然,将欲览前王之得失,为在身之龟镜。公辈以数年之间,勒成五代之史,深副朕怀,极可嘉尚。这是 唐太宗 把是否重视史学手脚一个评价皇帝的标准,进而证明了他对史学的重视。

“五代史”修成后十年即贞观二十年, 唐太宗 下达「修晋书诏」,对其时尚存的十八家晋史提出批评。诏书首先强调了史学的作用,认为:“发挥翰墨之本,开通书契之源,大矣哉,盖汗青之为用也!”诏书必然了新撰梁、陈、北齐、北周、隋“五代史”的成果:“莫不彰善瘅恶,激一代之清芬;褒吉惩凶,备百王之令典。”接着笔锋一转,对前人所撰十八家晋史,给予尖锐批评,认为它们“虽存记注,而才非良史,事亏实录”,有的“绪烦而寡要”,有的“滋味同于画饼”,有的“不预于再起”,有的“莫通于创业”,有的“略记帝王”,有的“才编载记”等等。概而言之,这都不是具体原理理由上的晋史,故而“妄图寂静落寞,深为感慨”。这些话,响应出 唐太宗 暮年定夺命史官“更撰「晋书」”的原由。“更撰”的要求是“铨次旧闻,裁成义类,俾夫湮落之诰,咸使发现”。

如果说唐高祖的「修六代史诏」是现知较早的修前朝史圣旨的话,那么, 唐太宗 的「修晋书诏」便是此刻所能见到的对已有的前代史月旦最严肃的修前朝史圣旨了。圣旨中除了指出旧有晋史的种种坏处外,还有如此两句话值得出格关心,即“不预于中兴”“莫通于创业”。这至少没关系说明, 唐太宗 但愿修撰出一部能避免圣旨中所指出的那些瑕疵和不足之处的、无缺的两晋史。今观贞观二十二年告终的唐修「晋书」,除有无缺的纪、志、传外,还有记述匈奴、鲜卑、羯、氐、羌等族所建“十六国”史的载记。可见,新修「晋书」是相符 唐太宗 的要求的。值得注意的是, 唐太宗 还亲身为「晋书」写了四篇史论,故「晋书」曾一度题为“御撰”。

以上六部汗青,是在 唐太宗 时刻撰成的。从此,唐高宗显庆四年,史官 李延寿 撰成「南史」80卷、「 北史 」100卷,奏上朝廷,唐高宗亲自为之作序。 李延寿 用“抄录”和“连绵”旧史而“除其冗长,捃其菁华”的办法,以宋、齐、梁、陈四朝之史合为「南史」纪传80卷,魏、齐、周、隋四朝之史合为「 北史 」纪传100卷。这里,需要强调的是, 李延寿 撰「南史」「 北史 」是秉承了他父亲李巨匠的遗志。李巨匠“有数着述之志,常以宋、齐、梁、陈、魏、齐、周、隋南北隔离,南书谓北为‘索虏’,北书指南为‘岛夷’。又各以其本国周悉,书他国并不克备,亦不时失实。常欲订正,将拟「吴越春秋」,编年以备南北。”尽管 李延寿 所撰「南史」「 北史 」,并未采用编年体的形式,而是照样「史记」纪传体通史的形式加以撰述的。但主要的是, 李延寿 在撰述大旨上秉承了李巨匠的思想,吐弃了“索虏”“岛夷”这种民族对立、南北相互诬称的主意,与梁、陈、齐、周、隋“五代史”纪传保持一致;纠正了旧史中存在的极少曲笔;「南史」「 北史 」采用互见法,使其各具“以备南北”的作用。宋人司马光赞扬「南史」「 北史 」是“近世之佳史”。

综上,唐修八部前朝史,除撰写了各朝兴亡得失、人物风貌、典章制度、经验教训外,有三个突出特征:一定各少数民族贵族为主所成立的政权的史籍名望;以为北周祖宗出于炎帝之后;调换南北朝工夫所撰三部正史即「宋书」「南齐书」「魏书」中南北互相诬蔑的撰述态度,以南北割裂取代民族对立的叙事格局。这是民族关连认识上的重大长进。

唐代高祖、太宗、高宗三朝,用三十多年的年华,先后修撰成「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以及「晋书」和「南史」「 北史 」,使西晋陈寿所撰「三国志」和南朝范晔所撰「后汉书」以降,历朝正史得以齐全。这是盛唐官修史乘的重大成就。

元修三史相较于唐修八史,履历了较长的时间。如果说 唐太宗 时史臣同时撰修梁、陈、齐、周、隋“五代史”是一大史学工程的话,那么元朝史臣同时撰修辽、金、宋三朝正史也可称得上是一大史学工程。

早在元世祖登位之初,已有修撰辽、金二史的动议。大臣王鹗向元世祖提议:自古帝王得失兴废,斑斑可考者,以有史在。我国家以威武定四方,天戈所临,罔不臣属,皆太祖庙谟雄断所致。若不乘时纪录,窃恐岁久渐至遗忘。金实录尚存,善政颇多;辽史散佚,尤为未备。宁肯亡人之国,不成亡人之史。若史馆不立,后世亦不知有今日。元世祖“甚重其言,命国史附修辽、金二史”。这一状况,同唐初令狐德棻向唐高祖提出修撰前朝史的提议,有太多相似之处。这与其说是一种“偶合”,毋宁说是华夏史学古板之规律性的反应。

元灭南宋后,元修前朝史乃扩展为修撰辽、金、宋三史,但均“未见胜利”。究其原由,据时人所论,主要是元朝与辽、金、宋三朝的干系难以确定,说到底是元朝以何朝为正统的问题。时人有两种主张:一种是仿唐修「晋书」编制,以宋为正统,辽、金为载记;另一种是师法「南史」「 北史 」的作法,北宋为宋史,南宋为南宋史,辽、金为 北史 。正统难定,撰述受阻。值得注意的是,元世祖之后, 元仁宗 、元英宗、 元文宗 三朝,也都极度关注辽、金、宋三史的修撰事情。出于同样的原由,即“分合论正统,莫克有定”,直至元顺帝时,大臣巎巎、脱脱先后再次奏请修撰三史事,至正三年,元顺帝宣告了修三史诏,诏书写道:三国为圣朝所取制度、典章、治乱、兴亡之由,恐因岁久散失,合拣选文臣,分史置局,纂修成书,以见祖先大德得宇宙辽、金、宋三国之由,垂鉴后世,做一代盛典。交翰林国史院分局纂修,职专其事。集贤、秘书、崇文并内外诸衙门,着文学博雅、才德修洁,堪充的人每斟酌区用。纂修其间,予夺谈论,不无公私偏正,必须交总裁官质正是非,裁决可否。拣选位望熟习,擅长史才,为众所推服的人交做总裁官。这三国实录、别史、传记、碑文、行实,多散在四方,交行省及处处正官提调,多方购求,许诸人呈献,量给价直,咨达省每,送付史馆,以备采择。

这道圣旨最重要的思想观点在于:指出元朝“所取轨制、典章、治乱、兴亡之由”均来自辽、金、宋三朝,说明元与辽、金、宋的继承相关;圣旨只讲朝代称号辽、金、宋,不讲民族范围,比之于唐修八史,又有所变化;与此相相干的是,强调元朝“祖先大德得寰宇辽、金、宋三国之由”,精彩了元朝祖先的“大德”,也委婉地说明了元朝天子的正统观念。别的,圣旨还就修史机构、史官选任、修史原则、文献征集等事务,作了显着的指示。

值得注意的是,依照「修三史诏」而订定的「三史凡例」简明而易操作,其首条规定:“帝纪:三国各史籍法,准「史记」「西汉书」「新唐书」。各国称号等事,准「南· 北史 」。”其末条强调:“疑事传疑,信事传信,准「春秋」。”从凡例所举出的这几部书来看,可见两汉、唐宋今后史学古板劝化的深远,尤其是「南史」「 北史 」的书法,对待辽、金、宋三史中涉及史事交叉者,尤具借鉴原理理由,体现出大一统政治形势下史册撰述应有的格局。此外各条对志、表、传记的书法一一作了说明。至此,元修三史步入正轨,这上距修撰辽、金二史之议,已有近八十年了。

元顺帝至正四年至五年,元朝史官在昔人有关撰述的来源根基上,将辽、金、宋三史先后撰成、刊印并奏进。面临三史,元顺帝对大臣阿鲁图等说:“史既成书,昔人善者,朕当取以为法,恶者取以为戒,然岂止激劝为君者,为臣者亦当知之。卿等其体朕心,从前代善恶为勉。”这一番话,可谓谆谆告诫,反应了元顺帝希望大臣们没关系同他一样以史为鉴,共同维护元朝统领的表情。以元顺帝的这些话同前引 唐太宗 在“五代史”修成后向大臣们说的话相比较的话, 唐太宗 只是强调了史学对天子的启示效用,而元顺帝认为,史书不止是“激劝”天子善者为法,恶者为戒,大臣们也应该“从前代善恶为勉”,进一步指出了修撰前朝正史应付举座统领集团的主要事理。尽管以后二十多年元朝就消灭了,但元顺帝时达成了辽、金、宋三史的修撰,以及他对修史价格的认识,是有积极事理的。

后人对元修三史多有评述,评价中等,然辽、金二史响应出了民族史学的特性及辽、金两朝制度的多少特性,在中国多民族汗青滋长上,仍有其要紧名望。而「宋史」虽浩瀚、多歧异,但保留了较多的宋人的记载和撰述,是值得势必的。概而论之,辽、金、宋三史各具成效,自有其存在的价钱。

唐修八史和元修三史,都是修撰前朝史的重大举措措施,二者相角力计较有何异同?这些异同具有何种事理?这都是值得深入思索的问题。

关于对修撰前朝史的认识。李渊在「修六代史诏」中不无慨叹地指出:“然而翰札未修,纪传咸缺,炎凉已积,谣俗还讹,余烈遗风,泯焉将坠”,“顾彼湮落,用深叹悼”等。这同元顺帝「修三史诏」早先所说“三国为圣朝所取轨制、典章、治乱、兴亡之由,恐因岁久散失,合抉择文臣,分史置局,纂修成书”如许,有颇多相似之处。

关于对史学传统观念的认识与承袭。李渊的「修六代史诏」表明要承袭从“伏羲以降”到“迄于晋、宋”的修史传统。而「三史凡例」虽非出自元顺帝,但当获取顺帝承认才得以施行,此中显着讲到要以「史记」「汉书」「新唐书」「南· 北史 」为参照,以「春秋」为准绳的修史体例,二者也包括着许多疏导之处。

关于对史学作用的认识。 唐太宗 贞观十年 ,梁、陈、齐、周、隋“五代史”修成, 唐太宗 评论秦始皇、隋炀帝蔑视史学的作为,证明自己旨在“览前王之得失,为在身之龟镜”的态度,同元顺帝在三史修成后,希望大臣们“其体朕心,往日代善恶为勉”,反响出他们对史学作用认识的整齐。

关于对民族关连的认识。唐高祖「修六代史诏」、 唐太宗 「修晋书诏」都呈现出对少数民族贵族为主所建政权史事的必定, 唐太宗 时修成的梁、陈、齐、周、隋“五代史”,舍弃了南北朝时所改正史南北彼此诬称、毁谤的做法,而以南北割裂代替民族对立,同时还考证了北周的祖先为炎帝后裔。继而 李延寿 撰「南史」「 北史 」遗弃了“岛夷”与“索虏”的说法,以相对平等的态度和口吻撰写南北朝史。总共这些,都呈现出唐代“世界大同”的思维在正史撰述上的新气象。元朝作为一个民族繁多、版图辽阔的朝代,在撰述前朝史的进程中,涉及契丹族、女真族、汉族、蒙古族等多个民族,同样面对着怎样对付和料理民族和民族关连的问题。但通观辽、金、宋三史在修撰的酝酿和撰述进程中,元朝君臣不曾从民族或民族关连方面提出过厉害的看法,而是以平常的口吻评论辩论三史,呈现出宏大的心胸和气量。元朝史臣曾言:“我世祖天子一视同仁,深加愍恻。尝敕词臣撰次三史,首及于辽。”就修撰三史而言,此话并非浮夸之辞。元朝史臣对辽、金、宋三朝朝政的评价,似以辽为较高,金次之,宋又次之。从元与三朝的关连来看,这个评价是很当然的。

关于对“正宗”概念的认识和措置。唐高祖武德四年,史官令狐德棻向唐高祖倡议修撰前朝史,以为:“陛下受禅于隋,复承周氏历数,国度二祖功业,并在周时。如文史不存,为何贻鉴今古?如臣鄙意,并请修之。”这儿包含着极光鲜的正宗概念,正相符出身于门阀士族的唐高祖的要求。再看元修三史,虽在“正宗”问题上纠结多年,也提出了多种方案,但元顺帝最终的裁夺,都超出了时人的种种私见,对辽、金、宋三朝作一致对待。这种“各与正宗”的做法,不单是对此前“正宗”概念的粉碎,而且也再现出统一的元朝在政治上的自大和看待史册的审慎。

在上述五个方面,唐修八史和元修三史都有相同或邻近之处,这是值得仔细关切和深入忖量的。从 民族关系 史的成长来看,如果说唐修八史反响了魏晋南北朝时候民族间的转移和交往、互换、交融的史乘脸庞的话,那么,元修三史则是反响了辽、金、宋三朝互相间 民族关系 的脸庞。在中国封建社会史乘上,皇家修撰前朝正史既是一种政治权力的体现,也是看待史乘的一种职守。这种观点在唐、元两个王朝修撰前朝正史的活动中体现得尤为突出。而这种观点源自中国史乘成长自己,同时也是对中国史学古板的承受和成长。这便是为什么唐修八史是在以汉族贵族为主所建唐王朝主理下进行的,而元修三史是在以蒙古族贵族为主所建元王朝主理下进行的,却会浮现上述很多相同或邻近之处。诚然,透过现象看实质,其理自明,即这种“差异”只是步地上或名称上的分歧,而实质上二者在各方面的诉求已无明确区别或者说是越来越挨近了。这一史乘现象浮现的内在原因,首先是史乘上各民族间史乘文化认同趋势的新成长所推动;其次是各民族间交往互换交融趋势的新成长所推动;再次是六合政治形势从肢解走向统一趋势的新成长所推动。皇家主理下的修撰正史活动,从多方面折射出人们对史乘、实际、政治、文化、民族及互相关系的认识。唐修八史和元修三史,从史学层面反响了中国各民族间交往互换交融的史乘进程,饱含着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进程中的雄厚讯息和深厚黑幕。

任事邮箱:[email protected]  犯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36326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互联网药品信息任事资格证书-非经营性-2016-0098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Copyright © 1997-202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佚名 网址:http://geoforagrosltda.com/p/agtx2qik.html发布于 2021-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