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光照进来的地方

新浪新闻
2021-09-08 读取中...

文/王冬梅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早,行人匆匆的脚步,隐匿着彻骨的冬风,我裹了裹长到脚脖的棉服,连打了几个寒颤。

刚过去的几趟73路,像是装满了沙丁鱼的罐头,他国一丝缝隙,我挪动着就要失去知觉的双脚,悄悄地向人堆儿凑了凑,果然,风不像先前那般凛冽了。

望眼将穿中,终于被推进了车厢,晚岑岭已过,车里分明宽广了良多。“卖袜子,谁要袜子?”一个磕磕巴巴的声音传来,我寻声望去,后排台阶处坐着一大 男孩儿 ,抱着黑色的大口袋叫卖着。车子一站站驶过,我缓缓搬动到后排,个子娇小,索性站到了台阶上,视野即刻宽大了,连空气如同也清爽了。“姐,姐,要袜子吗?”我折腰一看,是谁人大 男孩儿 ,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座位上,肯定是好心人让的吧。他看上去十七八的心情,吐字很慢,目光憨傻,透露着有数的纯洁,许是穿的薄弱了些,冻透的身子还没缓过来,挂着两行清鼻儿。一声“姐姐”唤起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我取出纸巾递给他,他很有客套地说了声:“谢谢!”“没事儿,袜子如何卖呀?”“10块钱,2双。”“我买四双吧。”“20块钱,4双,姐,姐,随便挑。”我不忍翻乱,正本也不需要的,又怕他觉察到我的怜悯之心,就象征性地挑了4双。

“嗯,这几双面料颜色很好,恰是我想要的。”他仿佛帮到了我一样,很快活,憨憨地笑着,开放了话匣:“我今日,去南山公园了,天冷人少,没卖出去。”“姐,姐,我就在这上班。”说这话时,他充溢笑颜的脸上写满了自大。

 顺着他手指的宗旨,我看到了殡仪馆的标识牌。

“殡仪馆?”我的心情转瞬凝固,不敢想象那儿会是一种如何的劳动处境,人生末端的驿站,大家最不愿来却窜匿不了的场所,他不及如许自信且充溢愉快。也许见惯了生离死别?

“嗯,便是那边,我在那边扎花圈。”“哦?哦!”我难堪地笑了笑,确实不知用什么谈话来描绘这份工作了,自然他也并不需要我的慰藉,无间喜悦地说着。

“不忙的时期,我就去卖袜子。我想……我还想……”到站了,他起家跟我作别,才发现他的腿一瘸一拐,是儿时患过小儿麻痹症?可刚才的闲话中,他只字未提,在他内心,他是健康的,有工作、有本事养活自身的,以至为家里贴补家用。或许命运对他不是很友情,但却劝阻不了他对糊口的爱,向着明天,向着未来畴昔,奋勉地奔走。

色彩斑斓的霓虹一直勾勒着城市的模样,我坐在了他的地方上,收拾着清新的袜子,忽然很打动收成了这份意外的礼物呢。窗外,暗浊的路灯不知何时越来越亮了,连夜幕下的机场路都被映衬得温暖了起来。

又是一个周末,在新华书店门外再次偶遇,他真是聪明,这边人来人往,贸易自然兴隆的很,大人们在抉择,儿童们求知的眼神望向他,宛如读懂了些什么,我挤进人群,这一次,仔细地抉择了几双,包装,付款,他宛如没认出我,但这并不重要。

 从书店出来已近晌午,冬日里的阳光不像夏天那般炙热了,透过云层,洒在身上,让人特别爱惜这难得的温暖。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 光照 进来的地点,是。

「当代 散文 」由 山东省 散文 学会 主办, 散文 双月刊,主要发表 山东省 散文 学会 会员作品,欢迎山东籍 散文 作家申请加入 山东省 散文 学会 山东省 散文 学会 常年举办百般 散文 营谋,为作家供给图书出版任事,欢迎关连。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德律风:13210570289  18765312921 壹点号当代 散文 找记者、求报道、求补贴,各大使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步骤“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出格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概念,不代表新浪网概念或态度。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余问题请于作品宣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干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geoforagrosltda.com/p/621661504793.html发布于 2021-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