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 正文

本雅明的青春之诗:我愿放下一切,向那呼叫走去

搜狐新闻
2021-08-22 读取中...

原标题:本雅明的 青春 之诗:我愿放下一切, 向那 呼唤走去 「 一诗一会一诗一会 · 121

瓦尔特·本雅明,二十世纪 德国 着名作家、思想家、美学家瓦尔特·本雅明是二十世纪 德国 紧要的思想家和文学评论家。他出身犹太王谢,早年研读哲学,后从事文学评论及翻译处事。1933年纳粹上台后,他被迫离开 德国 ,定居巴黎。1940年法国陷落,本雅明南逃并在法西边境自尽。他的大都着作在陨命后才得以出版,因为其思想极难归类,大部分读者对他的追忆都是一个敏感而艰涩的形而上思辨者。即日出版的「 十四行诗 」却颠覆了这一认知,向我们再现了作家在芳华时代的小我情绪。

十四行诗 」是本雅明罕有的 诗歌 作品,书中的八十首诗都依据步地古雅的 十四行诗 诗体,此中有七十三首自成一体,是他为挚友弗里茨· 海因勒 所写的悼亡诗。本雅明与 海因勒 相识于1913年,两人同在 德国 弗赖堡肄业,并一同参加了那时在 德国 风行的青年运动。这场青年运动始于一群年轻人因不满教条化的哺育体例,试图搜索一种新的青少年哺育模式,因而跑到校园之外去体验 青春 、体验当然。在此期间, 海因勒 展现出了过人的 诗歌 天禀,令同样热爱 诗歌 的本雅明十分钦佩。1914年“一战”发生,许多青年人都巴望去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成为“豪杰”,但本雅明和 海因勒 却清醒地意识到打仗的可怕。剧烈的反战感情让后者做出了弗成挽回的裁夺:他与女友在学生运动集会的房间里开煤气自裁,以此向“一战”发出绝望控诉。

本雅明曾在1913年的一封信里如斯刻画 海因勒 :“看看我交往的朋友们…… 海因勒 ,一个好小伙子,爱喝酒,胃口很好,也会写诗。他们应该人都不错。恒久的德语与抱负。即是穿得不太讲究。”尽管两人的友谊仅陆续了一年多,但 海因勒 的丧生却行为真正 青春 心灵魂魄的陨落,在本雅明的理智与感情中留住了难以消失的印记。从1915年到1925年,本雅明为老友持续写下七十三首悼亡诗,除了表达缅怀之情,他也将本身对死活、爱欲、梦想、救赎等问题的忖量融入诗中。这些诗作既饱含浪漫派的热情,又严格遵照了古典韵律和节奏的要求,与他日后在散文作品中挥洒、伶俐的笔触大相径庭。

1940年自尽前,本雅明将诗作连同其他手稿沿途转交乔治·巴塔耶保管,存放于巴黎国家图书馆,直到1981年才由吉奥乔·阿甘本重新发觉。长期以来,学界对这些 诗歌 的研究处于空缺状态。在某种程度上,它们代表了本雅明对芳华时代的追忆、情绪与理想的怀念,也是其思维转型的要紧见证。

张开全文「 十四行诗 」[德] 瓦尔特·本雅明 着 王凡柯 译99读书人 「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1-07悼亡 十四行诗 从别国你的时光里脱节从与你密切的心里逃离如黄昏时分的玫瑰从和顺和议里解放诚挚的虔诚,苦涩的声音这样离我而去,唇上有红在头发的黑光里焦灼额上投下紫色的暗影目前你的画像也教我消极你曾愤俗辱骂,也曾欢跃高蹈在你昂奋擢旗的地盘上你举起无图的旗帜在我心里找到你的圣名旗帆夐绝,犹如无限的颂祷悼亡 十四行诗 你再也无言你落进闷热的绿色山坡你的党羽里载着风的歌感情神仙却让你无语缄默哦,声音,用他的手臂把你的呼吸,抬至恒久干净的清凉之地如从极乐之巅汩汩而下的溪流欢腾的勇气,按着天主的旨意鸟鸣在暗淡的凌晨醒来探寻被爱者的踪迹,知晓你正躲在肃静的光明里如芳华般的光,穿行过山毛榉林在你曾经的高谈之地流连,直至正午你的词语,让光阴断碎,让沉默者的躯体破裂悼亡 十四行诗 终有一日,回忆与遗忘是他摇篮里末端的歌谣似无所坦露,又无所保密似无言之歌,又无言度量这歌从心灵魂魄底部起飞像地面发展的野花与水芹像弥撒期间的管风琴音再有但愿,依偎在这歌里唯有这歌给以难过,也赐赉抚慰歌里交绕着星空与野兽去逝或交谊,无所分别万物皆在这歌里至美之物,踏入其中悼亡 十四行诗 末端一次,你的双手从坟墓里俯向我的谈话起飞看那业已枯竭的,正重新绽放我的歌声与泪,正爆裂出壳在你手中,那至福之地歌中充溢彩色的预兆紧急地腾挤,如蝴蝶从心灵魂魄的衰落山谷中起飞它们渴寻南边的偏护一再冒险的翱翔,将它们引入歧途把它们从但愿带进夏令的末路黑色花蕊涌动的地点,或者会重新升腾起血色的星状花萼却不再披发,花香的芬芳悼亡 十四行诗 何等贫饔,累积的哀诗韵律稀少何等冷血,商籁的格式将我绑缚心灵魂魄用何种方式将他寻找我脑中只剩一个隐喻要讲这两句诗节将我带入鬼门关如山谷间蜿蜒的小路羊肠俄耳甫斯的探寻也近乎实现这是哈德斯府上的林中之路他这样蹙迫地乞求冥王冥王带着针砭将妻返还此路虽短,却实为首要神秘的规语依然藏于诗行正如她阒然跟从于他死后,消逝由他的目光,由诗行最末的韵脚悼亡 十四行诗 哦,我愿再次细听那呼唤说要与全数创造之物告别我愿未曾错过,他的声音话语我愿放下一切, 向那 呼唤走去到那声音面前,我也变得惭愧为往昔时光,和所受之苦我们变得卑鄙可耻,谨慎而害怕无存任何崇高,点缀我们的匮乏以是我们苦苦谋求,成为暗夜在身上捉拿,拯救我们的光明从我忍耐的手中起飞谈话的回忆,将我派遣如你的跟随,在天主之地除我性命之外,无物可依本文 诗歌 部门选自「 十四行诗 」一书,经出版社授权颁发。按语写作/编纂:陈佳靖,未经“界面文化”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搜狐新闻 网址:http://geoforagrosltda.com/p/520192474027.html发布于 2021-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