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盛世平台 正文

我是你盛世中据说的女子

网易订阅
2021-08-14 读取中...

庭院东风起时,最不堪回首,是祖国的月明。幽凉的琴声,来自那片曾经属于你的 城池 。我看不见黄沙漫舞,荡荡青烟。我只瞥见,你岸然的身姿,于高高的 城池 边怆然倚立。

大殿里笙箫和鸣,莺舞燕歌,良辰美景。城墙外,旌旗航行,马蹄声踏遍国土,直击 城池 。你手间的半阙新词,墨痕未冷。金陵,挥手间,化作史乘的飞烟。我照旧是你 盛世 中据说的女子,当千年后,你的一江春水流入我梦里的春天,我听见,你滴血的新词,于你冷凝的指尖哆嗦的声音!忽地间觉出,乌云蔽日,草永生恨的苍凉!

你不会懂得,你轻锁眉间的恨意深愁,在那双凝睇你的眸中,辗转成绝代的轮回。在深冬潺潺的风雨里,一叶叶,一声声,滴入长夜!我在无数个轮回的短暂,想要躲藏剥茧的不快;而我,总能在茫茫苍穹,瞥见你小楼花败的残红落英!

望见你眉宇深处幽幽的感叹!望见那惭远还生的离恨,莽若荒野,我理解我终究会化成蝶,涉过山重水域的隔阻,轻轻落在你邙山的坟冢!哪怕断翅落羽,霓衣成麻!

你无需问我,为何逐千年的岁月,来与你精神相会;我本来活在你的身边,然倒是活在你天地之外。你看不见我。当你岸然的身影,于金陵和暖生香的琵琶声里,铺宣填词;当凝重的恨,压在你孱弱而多思的心际;当你于宋国的深深楼廊里,对月悲歌……

你别国瞥见,谁人为你起舞「 霓裳 」的女子,纤指原意,碎过了蜜意万遍!我只能在一抹风尘的后面,暗暗将你的叹息掩埋于茫茫的飞烟里,不忍想起。我恒久不信赖,世上有一种毒药,不妨断了相思;我恒久不理解,世上有一种毒药,不妨叫作牵机。

一壶浊酒,带着金属的冰冷的名字,落入愁肠,转瞬间,断了你飘摇的生途。却断不了谁,一层一层相思的茧?我知道,早已异国归路,就如知道早已异国归宿。或许今生,我只能化成蝶,于你青草苍苍的冢前,耗尽风华,再舞一曲「 霓裳 羽衣」!

感谢关心,感德有你!本篇图文部门内容源于网络,在此表示真诚的感谢,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网易订阅 网址:http://geoforagrosltda.com/p/42qx94af.html发布于 2021-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