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散文」山雾“重现”史册 山花烂漫“征程”—重走长征路翻越飞越岭 ‖ 王侃 郝立艺

澎湃
2021-08-10 读取中...

接待存眷“方志四川”!

山雾“重现”历史山花烂漫“征程”

—重走长征路翻越飞越岭王 侃 郝立艺飞越岭位于川西南崇山峻岭间,西北眺泸定,东南望雅安。1935年5月31日,飞夺泸定桥的中央红军,在争夺泸定桥后三十多个小时,建议了突破大渡河峡谷末尾一个天险的飞越岭激战,由此打通了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通道。

“红军花”绽放飞越岭2021年5月中旬,笔者从甘孜州泸定县化林坪开拔,翻越飞越岭至汉源三交坪。飞越岭之战的成功,为中央红军不绝挥师北上掀开了新的一页。

从泸定县城开拔,车辆沿着蜿蜒的山路前行,约1个小时车程,我们抵达飞越岭西北麓的泸定县昌隆镇化林村。1935年5月30日,中央红军在飞越岭激战的前夜,便趁着夜色攻克了化林坪。

史料记载,化林坪原是川藏茶马古道上主要的驿站,后因商贸萧条、交通变迁逐步淡出人们视野,成了大山深处一个广大的村落。

飞越岭上的茶马古道昌隆镇的机耕道修到了化林村,村落东南宗旨是一条弯弯曲曲的他国硬化的毛路,昔日焦点红军便是沿着这条路酣战瓦窑坪、攻占飞越岭,买通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通道。1935年6月2日,毛主席和焦点罗网队伍翻越飞越岭,取道三交坪、宜东,经荥经,向天全进发。

从化林坪翻飞越岭到三交坪,全程约三十公里,门路陡峻难行。清雍正乙卯年,果亲王胤礼主办完世达赖喇嘛返藏事务,返京路过飞越岭,他对这条门路的描写是:飞越岭上难飞越,怪石狰狞不敢行。

两岸青山相对出,古今异趣化林坪。

时节附近,深一脚、浅一脚,我们沿着泥泞的路线向飞越岭进发,鞋子很快就被打湿了。5月的气候,虽然无雨,可湿漉漉的水气照旧沾衣,穿戴冲锋衣跋涉在反常陡峻难行的山路上,照旧能感触到浓浓的寒意。经过三个多小时,我们达到海拔2830米的飞越岭垭口。

泸定县昌隆镇化林村雾锁深山,十米莫辨,飞越岭垭口的天气一如畴昔中央红军红二师二营六连奇袭当天的模样。史乘穿越回八十六年前,红二师二营六连奉命攻打飞越岭。师长陈光、师政委刘亚楼,团长王开湘、团政委杨成武亲临山脚察看地形后,酌夺利用山上雾多的特点,由二营副营长黄霖携带六连并一个机枪排从左翼山峰桌子山迂回攀岩而上,声东击西。

简短的战斗启发后,黄霖带领队列开端向飞越岭右边的桌子山山岳迂回,于午时时分满堂爬上山顶。山上湿冷,冤家生起了火堆,茫茫雾气中腾起的浓黑烟柱走漏了冤家的位置。黄霖让机枪排从高处压住冤家火力,其余战士冲向敌群,如神兵天降般夺下这个阵地。冤家失左侧高地后匆促组织数倍于赤军的军力反击,在力量悬殊处境下,六连就像钉子雷同钉在阵地上,与敌拼杀。这时,从正面进击的赤军主力队列也再接再厉地向上冲。鏖战至夜半,赤军攻占了敌军在飞越岭上的所有阵地。30多名赤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飞越岭垭口。

汉源县宜东镇三交村杨成武将军在「忆长征」中写道,往日他站在飞越岭垭口,看着义士们的尸身无穷哀痛,“你们虽然长逝在山垭口的峰峦,却不愧是英雄好汉,不愧是我军精彩的指战员!”三五株一束,七八株一丛,山花酿成的圆形犹如风车凡是,一片连一片……赤军攻占飞越岭后,飞越岭海拔2400米左右的西北坡和东南坡上,漫山遍野盛开了一种殷红色的报春花,每年蒲月如期打开。

“每年这个时令,飞越岭就成了大花园,不少人从三交村或化林坪上山观花。当地人都叫它‘红军花’”。汉源县宜东镇三交村村支部书记董华介绍,“花儿为什么如许红?那是因为豪杰的鲜血染红了它。”来历: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作者:王 侃 郝立艺供稿:雅安市地方志编辑主题方志四川部门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宣传更多音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原标题:「「 散文 」山雾“重现”汗青 山花烂漫“征程”—重走长征路翻越飞越岭 ‖ 王侃 郝立艺」阅读原文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澎湃 网址:http://geoforagrosltda.com/p/119155743310.html发布于 2021-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