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梓乡的脸

新浪新闻
2021-07-25 读取中...

■ 唐鸿南摆脱老家好多年,身影走得越深,老家的脸就陷得越皱。

老家的脸不长眼泪,平安如佛。

梓乡的信仰不时撞击着我冲动的心花,热泪盈眶。

山高水长。梓里的心懂得,我不能不懂得。

是以,我沿凹凸的路走下去,把老家的脸倚在头上,站在异域的山的嘴角边,诉说本身的 只言片语

若干年过去了,眼镜的刻度助长着我的眼睛和梓里的脸,爬满了祖辈难能消失的纹脸的线条。

乡里的脸在变,我别无选择。祝福乡里的脸像一棵 槟榔树 的性格挺直一方水土。

然后,让我学着诗歌走路的神态,用成千甚至上万年的诗句,跪拜在家乡青绿的脸颊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概念,不代表新浪网概念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另外问题请于作品公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干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geoforagrosltda.com/p/017773517713.html发布于 2021-07-25。